首页 > 分科学习 > 经济学 > 学科简史 > 时序篇 > 

农业革命

2017-06-13 16:44:12 《世界经济史》 高德步

  农业革命是工业革命的另一重要前提。根据保罗·贝罗奇的研究,传统社会中农业劳动者平均食物产量除全家消费外,只有20—30%的剩余。在这种情况下,周期性的口粮危机就不可避免,在最坏的年景下甚至会使经济生活衰退。因此,他认为:“只要农业生产力的进展未超过那个阶段,文明发展的不断进步确实是难以想象的,作为现代基本特征的科学和技术加速进步更不必说了。”历史表明,农业革命通过40—60年的过渡时间,把农业的平均剩余率从25%提高到大致50%以上。这就使人类首次超过了饥饿危险的界限,并为工业革命铺平了道路。

  农业的变革是从荷兰开始的。但是,真正的农业革命最早发生在英国。在英国,农业革命大致发生在1700年左右,或者再早一些。这个估计有正确的数量资料说明:在整个17世纪英国谷物的出口数量甚微,但是从1700年左右,谷物和面粉的出口稳步上升,到1750年总数上升到20万吨,或者说每人30公斤。此外,从1700年到1750年英国人口大约增长了5—7%,据可靠的资料,每人的谷物消耗量也有所增加,而从事农业的劳动力在总劳动力中的比重却有所减少。而且,在这50年里,其它农产品或牲畜产品的出口量并未下降,特别是羊毛制品甚至显著地增加。这些情况都足以证明,1700—1750年间英国确实发生了农业革命,这个说法与马克思关于现代农业出现于十八世纪中叶的论断也基本一致:农业革命从1700年左右开始,到1750年左右完成,从而出现了“现代农业”。

  其它国家农业革命开始时间不尽相同,如法国是1750—1760;美国1760—1770年;瑞士1780—1790年;德国、丹麦1790—1800年;奥地利、意大利、瑞典1820—1830年;俄国、西班牙1860—1870年。

  农业革命的内容极其广泛,但首先要指出的是农业体制的变化,也就是农业的资本主义化。列宁指出,农业中资本主义发展有两条道路,即美国式道路和普鲁士式道路。美国式道路的特点是,在普遍建立小农经济的基础上,通过自由竞争和分化,产生雇佣制的农场;普鲁士道路的特点是原有的土地贵族通过改良,逐步采取资本主义经营方式。而英国式道路的特点,用马克思的话说,就是:“掠夺教会地产,欺骗性地出让国有土地,盗窃公有地,用剥夺方法、用残暴的恐怖手段把封建财产和克兰财产变为现代私有财产”,“这些方法与资本主义农业夺得了地盘,使土地与资本合并”。而这些方法又主要是通过三百多年的圈地运动进行的。圈地运动的意义,就在于将公有地变为私有地,把大量的小地产变为大地产,从而为集中利用土地创造了条件。英国的农奴制到十四世纪末就已绝迹,十五世纪时独立小农经济是占统治地位的农业经营形式,其地产特点是未确定的土地小私有制。圈地运动先是圈占公有地,把公有地产变为私有地产,以后则进一步圈占独立小农的土地,将小地产变为大地产,这就为采用新的耕作技术和集约经营创造了条件。另一方面,在土地制度变化的同时,耕作制度和耕作技术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当时,一些富有创新精神的新贵族开始探索新的耕作方法,出现了一批关于农业问题的论著,并一版再版,流传很广。结果是农场经营中采用了商业方式,人们不断调节生产以适应市场条件;较多的资本被用于改善农场条件,如修建灌溉渠、改建牛栏、马厩等,农场还采用雇佣工人制度,从而使农业成为高投入高产出农业,农业生产向企业式生产过渡。

  在耕作制度和生产技术方面,英国最初主要是学习低地国家的经验,但很快就创造出自己的技术。这些技术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以作物连续轮种制代替休耕制。当时的轮种制比较复杂,例如,著名的诺福克轮种制分两种类型:一种是四茬轮种,种谷物、芜青、大麦与三叶草;另一种是六茬轮种,种大麦、小麦、芜青、燕麦及三叶草等。

  第二,新作物推广和选种育种。轮种制本身就意味着增加作物品种。当时欧洲大部分地区种植的新品种,主要有芜青、苜蓿、菜籽、蛇麻草、荞麦、玉米、卷心菜、马铃薯等。早期起重要作用的是芜青和苜蓿,这些作物主要是扩大了饲料来源;而后期主要是玉米和马铃薯,这两种作物产量高、耐旱耐寒,对消灭饥馑起了重要作用。另一方面,这个时期也开始了选择种子和牲畜育种。经过长期努力,逐步提高了产量。例如,贝克韦尔经过精心选育种牛和种羊,使屠宰时牲畜的重量几乎增加一倍,产奶量和产毛量均有提高。

  第三,农具的改进。轮作制使农业生产劳动大大增加,产生了改进农具的要求。首先出现的是犁的改进,并扩大使用马耕种。十七世纪使用牛每天可耕地0.4公顷,采用马耕可提高到0.5—0.6公顷,加上犁本身的改进,可提到0.8公顷。其它农具改进,还有长柄镰刀,播种机、马力锄等。农具改进大大提高了农业劳动生产率,节省了人力,增加了产量。

  早在农业革命以前,由于农业技术的缓慢变革,以及从十六世纪起加速进行的圈地运动,农业劳动力就开始受到排挤,而农业革命又加速了这种过程,大批农民成为过剩人口。他们为工场手工业和后来的大机器工业提供了廉价劳动力。不过,不论是工场手工业还是工业革命初期的大机器工业,都不能将这些过剩人口一下子吸收。这些过剩人口有一部分仍滞留在农村,仍依赖土地为生。他们看起来每个人都有事做,但事实上对提高农业产量基本上没有什么贡献。在这种情况下,劳动力减少以后仍然能取得同样的农业产量,而无须在技术上有任何改进。马克思指出:“这种过剩人口的数量只有在排水渠开得特别大的时候才能看得到”。所以,马克思称为潜在的过剩人口。

  农业革命先于工业革命四十多年,这些先后顺序并非历史的随意安排,而是客观规律所决定的,就是说,农业革命是工业革命的前提。不仅如此,农业发展水平,还对工业革命和工业化的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关于这个问题,马克思早有论述。他认为,农业革命的作用首先是它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大批可供雇佣的劳动力。农业革命包含两层含义,一是农业中生产关系特别是土地关系的革命性变化,这在英国表现为圈地运动。圈地运动“对农村居民断断续续地、一再重复的剥夺和驱逐,不断地为城市工业提供大批完全处于行会关系之外的劳动者。”农业革命的另一层含义是生产关系的革命所带来的生产技术和经营方式的变化,这主要是指土地的集中、集约经营和节省劳动、提高产量的农业技术发展等。这些变化使农业排挤大量的剩余劳动力,这种劳动力的剩余,可能是隐形的,也可能是显形的,但无论如何代表着可脱离农业并进入非农产业的人口,所以说,农业与革命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劳动力。

  其次,马克思还认为,农业革命还为工业发展提供了资本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的物质要素。土地所有权关系的变革、耕作方法的改进,协作规模的扩大,生产资料的集中以及劳动强度的提高,使原来的农业劳动者自己进行劳动的生产范围日益缩小。随着农业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革命性变化,“随着一部分农村居民的游离,他们以前的生活资料也被游离出来,这些生产资料现在变成可变资本的物资要素。”过去,农民自己生产这些生活资料,现在则要从资本家那里以工资形式挣得这些生活资料的价值。“国内农业提供的工业原料也同生活资料的情况一样,它变成了不变资本的一个要素。”过去独立农民自己加工的这些原料,现在这些原料要卖给工业资本家进行加工。所以,农业革命为工业革命和工业发展提供了消费品和原料。

  再次,农业革命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国内市场。事实上,使小农转化为雇佣工人,使他们的生活资料和劳动资料转化为资本的物质要素的那些条件,同时也为资本建立了自己的国内市场。以前,农民家庭生产并加工绝大部分供自己以后消费的生活资料和原料。现在,这些生活资料和原料都变成了商品;大租地农场主出售它们,手工工场则成了他的市场。纱、麻布、粗毛织品(过去每个农民家庭都有这些东西的原料,它把这些东西纺织出来供自己消费),现在变成了工场手工业的产品,农业地区正是这些东西的销售市场。以前由于大量小生产者独立经营而造成的分散各地的许多买主,现在集中为一个由工业资本供应的巨大市场。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