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经济学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斯密的经济学说

2017-08-22 09:55:28 《西方经济学说史》 姚开健

(1)斯密所处的时代、著作和方法

  斯密的经济学说形成于18世纪50~70年代。18世纪中叶的英国已经从农业占优势的国家转变为工业占居首要地位的工业国。城市人口迅速增长,农业向资本主义大农业转化,工场手工业的发展为机器发明创造了前提,工业革命在棉纺织业中展开了。英国形成了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结构,社会中明显区分为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和地主阶级三大阶级。英国对外已夺得海上霸权,逐渐形成最大的殖民帝国。正在强大起来的英国资产阶级力求扫除封建残余,保证资本主义制度的完全确立,取消一切不利于资本主义发展的束缚。实现经济自由,提倡自由竞争成为产业资产阶级的愿望和要求。斯密的经济学说适应着这种愿望和要求,并且是配第以来古典政治经济学发展的必然结果。斯密把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发展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成为当时最著名的经济学家,并被誉为政治经济学之父。

  斯密一生写过十几种有关社会科学的著作,但生前只发表了《道德情操论》和《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简称《国富论》)两本。斯密在经济学上最重要的著作是《国富论》,是他从1767~1776年花10年时间写成的。

  斯密研究的中心内容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及其产生和发展的条件,目的是找出促进或阻碍资产阶级财富增长的原因,为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主义和重商主义提供理论武器。在他看来,应该建立一个符合自然的秩序,即符合客观规律发展的社会秩序。这就需要排除任何人为的干预而实行自由竞争和自由放任。这种经济自由是由人的本性决定的,是从人的利己主义本性产生而又符合人的本性的正常和合理的制度,即资本主义制度。在这种制度下,国民财富就是一个国家所生产的商品总量,而财富的源泉是劳动,并且是任何生产部门的劳动。要增加财富,一是提高劳动生产率,这就需要加强劳动分工;一是增加工人人数,这就需要增加资本积累。斯密对财富的定义,批判了重商主义和重农主义的错误,他对财富增长的论述阐明了经济增长的基本途径。斯密根据这些基本思想,把《国富论》全书分为五篇:第一篇分析分工、交换、货币、价值以及产品的分配(工资、利润、地租)。第二篇分析资本、资本分类、资本的作用、资本积累条件和资本各形态(借贷资本、工业资本和商业资本)。头两篇包括了斯密整个政治经济学的原理。第三篇考察罗马帝国崩溃以来农村的衰落与城市的繁荣,实际上是经济史。第四编批判重商主义,评述重农主义,实际上是经济学说史。第五篇研究国家财政,实际上是财政学。

  斯密在他的著作中,一方面在前人研究基础上,试图深入探寻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生理学,另一方面又试图把前人未描述过的经济现象描述出来,或者说第一次在语言和思维过程中把它们再现出来,因而使用了相互矛盾的两种表达方法:抽象演绎法(也称内在的方法)和归纳法(也称外在的方法)。这种二重的方法使他的各个经济范畴几乎都带上了二重性,从而形成斯密经济学说的明显特点。斯密从人的本性出发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在当时具有一定的反封建主义的进步意义,他较早使用“经济人”假设,赞美“看不见的手”的巨大作用,强调依人的本性所决定的资本主义关系的永恒化,这些都适应了当时进步的资产阶级的利益和要求。但同时,也表现出他的方法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性质。

  (2)分工、交换、货币和价值学说

  斯密的研究是从分工开始的。在他看来,增加财富的两种途径中,提高劳动生产率更为重要。他认为,在文明社会中许多人不劳动,可消费的劳动生产物即使是穷人也比野蛮人多,原因就在于文明社会有比野蛮社会高得多的劳动生产率,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最终是由分工引起的。分工的产生是由人类本性决定的,人类生来就有利己心与交换倾向,在交换过程中,人们发现,如果一个人专门从事某一种工作所取得的好处,要比自己包揽一切工作好得多,于是就专门从事某一种工作,分工就产生了。有了分工以后,每人所需的物品极大部分要靠其他人的劳动供给,随之,交换出现越来越大的困难。为解决物物交换的困难,有思虑的人就带上可以交换任何物品的某物品到市场上来,商品中逐渐分离出一种人人都愿接受的商品,从而出现货币。斯密指出了历史上曾有许多商品起过货币作用,后来才由金属充当,为避免称量和检验成色的麻烦,又发展出铸币。他认为,货币是流通的一种工具,就像大车的车轮。

  斯密最早系统地考察了分工,强调了分工对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重大作用,也根据分工的分析进一步批判了重商主义和重农主义关于财富来源的错误(即来源于流通和仅来源于农业劳动)。但也未能把资本主义和其他社会形态下的分工相区别,也未能把社会内部分工与手工制造业内部的分工相区别。他把分工看作是交换的结果,颠倒了二者的相互关系,实际上,不论从理论和历史上都是先有分工才有交换的。不过他在交换对分工的反作用方面提出的一些思想仍是有价值的,例如,他曾正确地指出分工的程度受交换能力大小的限制,即受市场广狭的限制。斯密对于货币仅指出了它的价值尺度和流通尺度的职能,也没能真正理解货币的本质和起源。

  斯密是在分析了货币之后研究价值问题的。他承认交换中存在着客观的法则,力求找出并说明这种“法则”。他首先区分了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指出政治经济学主要研究交换价值,使用价值表示特定物品的效用,交换价值表示由于占有某物而取得的对他种货物的购买力,交换价值不由使用价值决定,这些都是他的贡献。但他不了解使用价值是交换价值的物质承担者,因而错误地认为没有使用价值也能有较大的交换价值。

  在对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说明之后,斯密提出三个问题并论述了他的价值学说。他提出,什么是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或构成一切商品真实价格的是什么?对此,他提出了两种财富观,并提出了两种价值观。他认为,一个人是贫是富,要看他能在什么程度上享受人生的必需品、便利品和娱乐品。但在分工完全确立后,人们所需物品大部仰给于他人劳动,所以,一个人是贫是富,要看他能支配或能够买多少劳动。在他看来,劳动是衡量一切商品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在原始状态的简单商品交换中,决定商品价值的是生产商品时所耗费的劳动,那时由于劳动者拥有生产条件,劳动的全部产物归劳动者,商品间的交换是等量劳动的交换,所以,耗费劳动与购买劳动是相等的。但在资本主义社会,人们对产品关心的是产品所能支配或购买到的劳动,而耗费劳动和购买劳动在量上已是不相等的,所以,决定商品价值的是能够支配或购买到的劳动。斯密不能区分劳动和劳动力,他不了解,在资本主义社会,是由于劳动力成为商品,资本家购买到的劳动力能在生产中支配更多的活劳动,才使他所说的耗费劳动与购买劳动不相等。因而,斯密虽然用劳动说明商品价值,确立了劳动价值论,但又同时提出了两种相互矛盾的价值观点。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时,斯密由于使用抽象法不彻底出现失误,他在提出和回答第二个问题时,就已是用归纳法对经济现象进行描述了。他提出,构成真实价格的各部分究竟是什么?他所说的真实价格也即自然价格,所谓自然价格是指按自然率支付的工资、利润和地租的总和。根据斯密的观点,构成商品真实价格的是工资、利润、地租三部分。他认为,在资本已经积累、土地成为私有以后,价值规律不再起作用,劳动的全部生产物也不再都属于劳动者,常常要与资本家和地主共分,因此,工资、利润、地租就成为一切可交换价值的三个根本源泉。这样,斯密就抛弃了劳动价值论,形成了另外一种价值论——三种收入决定价值论。他对第三个问题也是根据三种收入价值论来回答的。他分析了实际的市场价格围绕自然价格上下的波动及其原因。他认为,商品供求变动使市场价格变动,当供不应求时,市场价格上升到自然价格之上,资本家便投入资本扩大生产;当供过于求时,市场价格下跌到自然价格之下,资本家便撤出资本缩小生产;当供求相等时,市场价格与自然价格趋于一致。斯密正确的劳动价值论成为马克思主义来源之一,而他的三种收入价值论作为生产费用论被后来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所继承和发展。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