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经济学 > 学科简史 > 人物篇 > 

李嘉图的经济学说

2017-08-22 09:54:29 《西方经济学说史》 姚开健

  李嘉图从事学术活动的时期,虽然比斯密晚了约40年,但这正是英国社会经济面貌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随产业革命的进行,工业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化的地主贵族之间的矛盾更趋尖锐,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和对立也开始发展和显露,只是还处于从属地位。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在政治方面,表现在工业资产阶级要求通过议会改革,取得议会多数,以便掌握政权;在经济方面,表现为对货币改革的争论和谷物法的存废上。工业资产阶级力主改革先前的货币制度,制止银行券发行过多造成的通货膨胀;同时,主张废除谷物法以利于资本主义的发展。在斗争中,李嘉图始终站在工业资产阶级一边,毫不妥协地揭露了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间的矛盾,也不掩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他的理论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社会阶级斗争的根源。

  (1)李嘉图的著作和方法

  李喜图最初研究货币问题,博得了货币流通理论家的声誉。在谷物法斗争展开后研究经济学各项基本原理,在朋友詹姆斯·穆勒的敦促和鼓励下出版《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简称《赋税原理》),名声超过马尔萨斯,成为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完成者。

  李嘉图的《赋税原理》分为三十二章,前六章论述了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其余部分是对原理的实际运用、解释和补充。在前六章中,第一章论价值,第二章论地租,第三章论矿山租金,第四章论自然价格与市场价格,第五章论工资,第六章论利润。由于李嘉图在第一章中不仅谈了价值,也阐述了工资、利润及商品价格理论,再加上第二章地租,已大致包括了原理的主要内容。所以,马克思认为,李嘉图的全部著作已经包括在头两章里了。

  李嘉图也是从人性出发来研究分析社会经济现象的。不过,他受英国哲学家和经济学家边沁的影响,认为社会是一个由个人组成的“虚构的机体”,社会完全屈从于个人,完全溶解于个人,因此,个人利益是人类行为的准则,每个个人在自己的活动中只遵循功利主义,即寻求快乐、避免痛苦,而这是符合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的。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是一致的,但个人间或阶级间不会没有冲突,在这时,李嘉图认为,应维护工业资产阶级的利益,因为工业资产阶级是社会进步势力的代表和体现者。他反对国家干预,主张自由竞争和自由放任,认为这是一个国家的资本按最有利于社会的方式来进行分配的重要条件。

  李嘉图继承了古典经济学的方法论传统,并始终一贯地坚持使用抽象法。他首先紧紧把握住商品的价值量由生产中所耗费的劳动时间来决定的正确原理,并由此出发考察其他范畴,看这些范畴与这个原理是否符合,或在什么程度上要加以修正,他建立起了前后一贯的严整体系。但他受资产阶级眼界局限,把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看作是一切社会的生产关系,把资本主义生产规律看作一般的生产规律,把历史发展仅归结为生产力的发展,看不到生产关系的变化,他重视的是经济中量的变化。由此,他也就难以看到经济范畴由于生产关系变化而引起的变形和复杂化,往往跳过一些必要的中间环节,直接去论证各种经济范畴的一致性。他的方法使他的理论不可避免存在许多矛盾。

  (2)劳动价值论

  李嘉图批评了斯密价值学说中的错误,发展了劳动价值论。首先,他肯定了斯密关于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区分,同时指出,使用价值很大的东西,可以没有交换价值,但是,没有使用价值的东西,就一定不会有交换价值。他纠正了斯密在这方面解释中的错误,不仅看到二者的区别,而且看到二者的联系,事实上认识到了使用价值是交换价值的物质承担者。其次,他批评斯密用购买到的劳动或支配劳动来作为决定价值的标准。他指出,购买劳动和耗费劳动是两个不同的量,不应该树立两个价值标准尺度,商品的价值只能由耗费的劳动这一个标准决定。再次,他批评斯密用三种收入决定价值,抛弃了劳动价值论。他认为,价值是第一性的因素,分配是第二性的因素,商品价值不论在资本主义,还是在资本主义以前,都是由劳动决定的。

  李嘉图对斯密的批评是正确的,但同时,也暴露出他自己的缺陷。斯密并未把耗费劳动和购买劳动看作相等的量,而正是因为他感觉到资本主义与以前社会有某种区别,所以用购买劳动代替耗费劳动,以致于又用三种收入构成价值。斯密的错误在于不能区分劳动和劳动力,也不了解劳动的二重性。李嘉图同样不了解劳动和劳动力的区别,不了解劳动的二重性,而且,由于他把资本主义看作是永恒不变的,因而对斯密已觉察到的简单商品生产向资本主义商品生产过渡中的变化也视而不见。

  在对斯密价值学说的批评后,李嘉图又对劳动价值论进行了进一步阐述。他把商品分为两类:一种商品的交换价值只由稀少性决定,如古书、古钱、罕见的雕像和图画等。它们不能由人类劳动来增加。另一种是价值决定于劳动时间的商品。他认为后一种占绝大多数,是研究的重点。他认定商品的价值是由劳动决定的,同时又指出不同性质的劳动在决定价值上的意义。他指出了复杂劳动创造的价值要大于简单劳动,他还指出,影响商品价值的不仅有直接劳动(活劳动),还有间断劳动(物化劳动)。他强调,资本(生产资料)不创造新价值,只是把自己的价值加入到生产物中去。但是,他没有劳动二重性理论,没有去说明新价值的创造和旧价值的转移是怎样同时完成的。并且他把决定商品价值的劳动归为最差条件下的劳动。李嘉图还初步区分了价值和交换价值。他常把价值称为“相对价值”,这个相对价值有两个涵义:一个是指由劳动时间决定的交换价值,这是真正意义的价值,也被称为“绝对价值”、“真实价值”、“价值一般”。另一个是指商品交换价值表现在别个商品的使用价值上,这是名符其实的交换价值,也被称为“比较价值”。李嘉图1823年曾写《绝对价值与交换价值》的论文,表明价值与交换价值的区分更进一步了。但严格地讲,他还未把价值从交换价值中完全抽象出来。

  (3)分配学说

  在李嘉图的整个经济学说中,分配学说是中心,价值学说是分配学说的基础。他认为,财富如何增长的问题已经由斯密基本上解决了,但财富如何分配的问题还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和满足的说明。所以他把研究的中心放在了分配上。他要通过对各阶级之间的分配,确定最有利于资本主义生产发展的条件,因而,他是从生产出发研究分配的。

  李嘉图的分配学说从工资学说出发。他认识到,工资是影响利润的首要的、直接的和明显的因素,对利润和地租的考察都要以工资的分配为前提。他在研究工资时,始终与雇佣工人的收入联系在一起,试图回答决定工资数量的基础和工资变动的规律问题。

  李嘉图把劳动当作商品,认为劳动也有自然价格和市场价格。劳动的自然价格是让劳动者大体上能够生活下去并不增不减地延续其后裔所必需的价格,它取决于生活资料的价格。由于李嘉图实际上研究的是劳动力的价值,所以,他事实上已正确地确定了工资的自然基础。在李嘉图看来,劳动的市场价格是按供求比例的自然作用实际支付给工人的价格。他认为,劳动的市场价格超过自然价格时,劳动者境况较好,可以供养较多人口。当人口增加从而劳动者数量增加后,工资会降到自然价格上去。当劳动的市场价格低于自然价格时,劳动者极为困苦,能供养的人口较少。当人口减少从而劳动者数量减少后,工资会逐渐回升到自然价格上去。他把这看作是工资变动的规律,在其中,工人人口自然增值的变化能自动对工资调节。李嘉图所说的这个规律在理论和实践上都有错误。从理论上说,劳动力供求变化和工资变动不取决于工人人口绝对数量,而取决于产业后备军的大小。从实践上说,劳动力成长需20年左右时间,而工资变动则频繁得多。

  另外,在工资变动上,李嘉图认为,随社会发展,工资会有下降的趋势,主要原因在于,第一,资本的增加率常赶不上工人人数的增加率,第二,货币工资的增加赶不上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上涨。

  在李嘉图以前,配第把地租看作剩余价值的基本形式,斯密把利润和地租二者看作基本形式,而李嘉图则只把利润看作剩余价值的唯一的基本形式。他始终撇开不变资本,只与工资相对应分析利润,所以,他实际上是在利润名义下分析剩余价值。

  李嘉图认为,商品的全部价值只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构成资本利润,另一部分构成劳动工资。由于他以劳动价值论为出发点,所以,他实际上把利润看成工人剩余劳动创造的剩余价值了。

  李嘉图比较详细地研究了利润量的变动规律。他断定,利润的变化完全取决于工资的变化,变化方向相反。工资上升利润下降,工资下跌利润上升。而工资的变动又受劳动生产率的影响,劳动生产率提高,生活资料下降,工资也下降,并引利润上升;劳动生产率下降,生活资料上升,工资也上升,并引利润下降。所以,劳动生产率是利润变动的最终原因。在这里,李嘉图特别指出了工资和利润相反方向变化,实际上揭示了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矛盾和对立。

  不过,李嘉图的分析也存在缺陷:他把工资与利润按相反方向变化视为资本主义生产的普遍的唯一的规律,实际上只分析了相对剩余价值生产,而忽视了绝对剩余价值生产,因为资本家如采用延长劳动时间、加强劳动强度的方法,是可以在工资上升的同时增加利润量的。而且李嘉图始终没有对剩余价值本身进行分析。

  李嘉图的地租理论是他整个经济理论体系中十分出色的一部分。他虽然没有研究利润的起源,却认真地研究了地租的起源,并且他坚持以劳动价值论为基础说明地租的来源,从而使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地租理论达到顶点。

  李嘉图把地租同名义地租中的土地资本的利息和资本家利润区分了开来,并给地租下了一个定义:真正的地租是为了使用土地的原有的和不可摧毁的生产力而付给地主的那一部分土地的产品。他指出地租是地主不劳而获的收入是正确的,但他认为土地有“原有的不可摧毁的生产力”则存在片面性,因为土地不存在“原有的力”,而是自然历史过程的产物。

  李嘉图认为,地租存在是由于土地的有限性和土地在肥沃程度及位置上的差别性。在一个国家早期,人少地多,没有人会为使用土地而支付代价。随人口增长,对农产品需求增加,人们不得不去耕种质量和位置较差的土地,由此花费较大的劳动量,农产品价格也必然由耕种劣等地的生产条件,即最大的劳动耗费量决定。与劣等地相比,较好土地可以收获较多产品,其产品价格在补偿生产成本和平均利润之外,还有一个剩余利润,这个余额就由于竞种土地的竞争转化为地租,归地主占有。因此,地租不是农产品价格上升的原因,相反是农产品价格上升的结果。李嘉图的地租理论以两个规律为基础:从优到劣的土地耕种顺序和土地收益递减规律。他认为,土地收益递减是最基本的规律,因为,不论是在同一土地连续追加等量资本,还是等量资本连续向从优到劣多等级土地投入,都会得到递减的收入,而这时地租就会出现和增加。

  李嘉图的地租理论也存在一些缺陷:他把地租产生的条件(土地肥力、位置等差别)看作了地租产生的原因,不了解地租产生的根本原因是土地所有权和土地经营权的垄断;他把从优到劣耕种顺序同地租相联系是不必要的,他认为地租同农产品价格上升相联系也有片面性,因为,只要土地等级间的差别存在和扩大,地租就会出现,甚至可以在农产品价格不变甚至下降时增加;他只承认级差地租,不承认绝对地租,也是他地租理论的重大缺陷。

  但是李嘉图地租理论有着重要的理论和历史意义。他认为,在农产品价格上涨时,地租增长,而工资也上升并引利润下降,随社会发展,地主地租收入会不断增长,而资本家利润会不断下降。如果工人工资赶不上价格上涨,工人也会受到损失。这样,他对地租和利润的分析就揭示出了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与对立。他的地租理论成为当时工业资产阶级反对“谷物法”的理论武器。

  (4)自由贸易学说

  李嘉图继承和发展了斯密的国际分工和自由贸易学说。他主张贸易完全自由,以使各国可以最有效地利用自己的资源。他从劳动价值论出发,分析并论证了自由贸易对提高利润率的作用。他还提出了比较成本学说。

  斯密认为,国际贸易的发生是由于通过国际地域分工,参加交换的双方都可以节省劳动。在交换中,一个国家所输出的商品一定是生产上具有绝对优势的商品,也即成本绝对小于其它国家。他以成本的绝对差别为依据,被称为绝对成本说。李嘉图则认为,在国际交换中,由于种种原因,资本与劳动不能自由流动,各国资本的利润率,从而商品的相对价值就会有差别,交换可以是不等价的,但在自由贸易下,各国生产条件最好的产品,这种产品的成本不一定比别国的成本绝对的低,只要在本国各种产品中和与其他各国产品比较相对的低就可以交换,双方也都可以得到较多利益。他以成本的相对差别为依据,被称为比较成本学说。他曾假设英国和葡萄牙生产酒和毛呢的例子:

  从绝对成本学说看,葡萄牙生产酒与毛呢都比英国低,由于英国没有成本绝对低的产品,两国不能进行交换。但从比较成本学说看,葡萄牙生产酒成本相对低,英国生产毛呢成本也相对低,而且酒与毛呢成本的差比葡萄牙大。所以,英国可以只生产毛呢,葡萄牙生产酒;英国用100人劳动产品换葡萄牙80人劳动产品,交换是不等价的;但葡萄牙用80人劳动产品可换回它自己需90人生产的毛呢,英国用100人劳动产品可换回它自己需120人生产的酒,双方都节省了劳动。



  李嘉图的比较成本学说被极力推崇,并被看作为支配国际贸易的永恒的规律。在一定程度上,比较成本学说具有一定的科学性,但它的出现也反映英国对外扩张的需求。如果在先进国家和落后国家之间,比较成本学说所倡导的自由贸易只能使落后国家永远受先进国家剥削和掠夺。

  李嘉图还对货币理论、资本积累和危机理论、赋税原理等进行了讨论。他的经济学说对以后经济思想的发展有着重大影响。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