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经济学 > 学科简史 > 流派篇 > 

“滞胀”和凯恩斯经济学危机

2017-05-04 09:55:48 《世界经济史》 高德步

  五六十年代的高度繁荣,并没有像有些乐观主义者所预言的那样会始终保持下去,到70年代情况就发生了变化,1973年中东十月战争爆发后,石油输出国组织夺回了石油价格的决定权,并用石油价格作为武器。从此,国际市场上石油价格大幅度上涨。1973年6月,每桶原油价格不到3美元,同年10月,涨至5.11美元,1975年10月涨至12.376美元。1979年石油价格又开始第二次大幅度上涨,到1981年涨至每桶32美元。石油价格突然猛涨,对世界经济特别是发达国家经济冲击极大。由于能源价格上涨,导致生产资料价格和生活资料价格的猛涨,发达国家陷入战后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即1974—1975年危机。

  这次危机是战后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转折,它标志着战后繁荣时代的结束和“滞胀”阶段的开始。

  “滞胀”指的是经济停滞、高失业率与高物价上涨率同时并存的现象。事实上,早在1957—1958年“滞胀”迹象即已有所表现。当时,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和工业生产分别下降了3.2%和13.5%,失业率也由3.7%提高为7.5%。但在危机展开时,消费物价和批发物价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分别上涨了3.6%和2.2%。但物价上涨幅度并不大,并未形成“滞胀”病。进入70年代,特别是从1974—1975年的经济危机开始,资本主义经济中的“滞胀”现象表现得愈来愈明显。首先,不仅经济回升时期物价上涨的幅度大,而且经济危机时期物价同样上涨,幅度也大;其次,“滞胀”病已蔓延到大多数发达市场经济国家,成为这些国家经济生活中一个普遍现象;第三,在物价不断上涨的情况下,经济的周期过程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高涨阶段短暂而无力、萧条和复苏阶段相对延长,出现了相对的经济停滞。第四,“滞胀”已不仅在一个经济周期内存在,而且成为一种超越周期的经常性现象。

  1974—1975年经济危机沉重打击了发达市场经济国家。1975年下半年以后,这些国家的经济相继渡过了危机阶段,生产开始回升。但是生产增长缓慢,失业队伍宏大,物价上涨严重。这场危机之后,这些国家都没有出现过生产投资高潮,法国、美国和西德的工业生产直到1976年下半年和1977年上半年,才先后恢复到危机前的最高水平。日本和英国的工业生产回升步履更加艰难,一直拖延到1978年上半年才勉强踏上危机前的最高点之后,仍然增长缓慢,甚至停滞不前。所以,这场危机之后,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比以前特别是比五六十年代明显地降低了。

  1973—1975年危机之后,除美国外,西欧主要国家和日本,随着生产的回升,失业人数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还在继续增加。据官方估计的数字,欧洲共同市场国家的全失业人数,1976年为467.4万,1977年增加到576.9万,1978年又增到588.9万;1976年日本全失业人数108万,1977年增加到110万,1978年又增加到124.1万。美国的全失业人数和失业率,于1975年达到了780万和8.5%的高峰以后,虽然逐年有所减少,但到1978年,即在生产回升已经历了两年之后,全失业人数和失业率仍然保持在600万以上和6%的高水平。与危机前1973年的全失业人数430万和失业率4.9%相比,显然失业队伍的规模已相当庞大了。

  1974—1975年危机之后,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其特点是,无论在再生产周期发展的哪个阶段,也无论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采取那种干预措施,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始终保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例如,50年代发达国家消费物价上涨年率大约在2%左右,其中法国为3.4%,西德为1.1%。60年代这些国家消费物价总平均上涨年率提高到3.4%,也不算高。但是到70年代以后,物价水平上涨犹如脱缰之马,不少国家的消费物价上涨年率达“两位数”,如1975年,英国和日本为24.2%和23.2%;1976—1979年这三个年头,发达国家消费物价总平均上涨年率,分别为9%、8.3%和8.5%。

  关于“滞胀”的原因,西方经济学家有种种解释,但较多的人将其归咎为石油价格的上涨。五六十年代,发达国家的能源结构由以煤炭为主转为以石油为主,这些国家的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是依赖廉价石油取得的。但是1973年以后,石油价格不断上涨。对发达国家的经济形成极大的冲击,廉价石油时代一去不复返。但“滞胀”的出现,并非石油危机的结果,而是战后资本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矛盾变化的结果,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发展和国家全面干预经济生活的必然产物。

  战后新科技革命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使生产社会化和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形式之间的矛盾有了新的进一步发展,其表现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科学技术革命对整个社会生产的发展,提出了一系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如国民经济的部门结构和地区结构,需要迅速调整和改变;那些老的基础工业部门,需要大规模地进行技术改造;许多新兴工业部门和现代化公共设施需要建立和扩展;许多重大科学技术研究,需要投入巨额经费和组织大规模的分工协作;空前增多的社会生产各部门之间的联系,需要社会规模的调节;劳动力的再生产,需要在质量上不断提高;受到严重污染和破坏的自然环境,需要得到恢复和改善;等等。这些问题单纯依靠市场的力量是难以解决的。另一方面,科技革命导致生产力空前增长,同时也使资本主义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迅速扩大,国内外市场问题愈益尖锐。这就要求国家在经济上进行干预和调节。

  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和调节主要分两类,即短期调节和长期调节。短期调节是国家根据当时国内外的经济状况,利用预算开支、税收、信贷等各种杠杆,对经济进行暂时性的调节。长期调节是国家制定若干年为一期的经济计划或规划,对整个国民经济进行有方向性或结构性的调节。国家调节的目的,是反周期性危机和促使经济较快较稳定地增长。

  具体说国家调节措施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进行国家采购或订货;第二、提供国家贷款;第三、发放各种国家补贴;第四、调整税收,包括税制和税率;第五、由国家银行控制市场利率,调剂市场资金;第六、对工资、物价和某些物资供应进行控制;最后,实行经济计划。这些调节措施又可分为供给调节和需求调节。从战后发达国家的经济调节情况看,较常使用的是需求调节,即通过扩大或缩小财政支出的财政政策、“松”“紧”交替的货币政策以及对工资、物价进行调控的收入政策,来调节社会需求,以达到干预经济周期、减少经济波动、促进经济稳定增长的目的。而在需求调节中,又以刺激需求的调节为主要调节方式,如扩大财政支出以增加国家投资、国家采购、扩大公共消费开支、增加社会福利开支等。这些措施在一定时期内,有助于扩大市场和扩大就业,特别是在危机时期,可以刺激经济早日复苏。但从长期看,这样做会大大增加政府的财政支出,造成庞大的财政赤字。为了弥补巨额财政赤字,政府又必须增加货币发行量和扩大国债,从而导致通货膨胀,造成物价大幅度上涨,到头来,又会抑制私人投资的积极性,从而严重影响资本主义的经济增长速度。这是“滞胀”的根本原因。

  “滞胀”的出现,导致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危机。凯恩斯主义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国家干预和调节政策的理论基础。战后在一定时期内凯恩斯主义的干预和调节政策对于刺激经济增长,扩大就业,熨平经济周期起了重要作用。但是如果继续按照凯恩斯主义的一套办法去扩大社会需求,提高经济增长速度,减少失业,就势必会进一步加剧通货膨胀,并造成严重的物价普遍上涨,削弱本国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能力。如果反过来采取缓和通货膨胀和控制物价上涨的紧缩政策,又会降低经济增长速度,增加失业人数,甚至会加速触发新的经济危机。面对这种疑难病症,凯恩斯主义一筹莫展。对此,其他经济学派群起而攻之,货币学派和供应学派开始流行,并成为政府治理“滞涨”问题的药方。八十年代,这些学派提出的新的政策措施,对发展国家经济增长的确起到促进作用,但效果并不显著。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