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科学习 > 经济学 > 精品文章 > 财税金融  > 

国际金融危机孕育着社会主义的复兴

2017-09-29 09:51:34 中国社会科学网 李慎明

编者按:十年前,2007年,美国以次贷危机为发端,爆发金融危机,于次年更是演化为国际金融危机,时至今日,世界经济仍未完全摆脱其阴霾。1999年至今的近20年间,李慎明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对美国和国际金融危机多有著述和预言,有的预言已经应验,有的预言正经受实践检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解释和预判重大现实经济问题方面展现出强大生命力。中国社会科学网经济学频道推出“李慎明论金融危机”系列研究成果。敬请关注。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资产阶级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那么,在这一历史进程中,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则直接孕育着它的对立面即社会主义的复兴。

一、西方政要、思想理论界对当今国际金融危机的反思值得关注和借鉴

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西方世界中对西方经济、制度和价值观的反思,决不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而是“日出江花红似火”。当然,这里所指的“红”,并不是特有的政治色彩,主要是指其数量。这里,仅举有代表性的三例:

一是2008年奥巴马在一次演说中引用了最为经典的“马克思式说法”——特别是“政治经济学的形而上学”一词,以此来批评美国长期热衷于运营虚拟经济而放弃实体经济发展的“错误发展观”。他说:“问题不在具体的某一项政策,问题在于一种根深蒂固的‘经济哲学’”。这一经济哲学是什么呢?他在另一次演说中愤慨地说:“经济危机是贪婪和不负责任的直接后果,这种风气多年来一直主宰着华盛顿和华尔街。”

二是曾经得出“历史的终结”结论的美国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2009年接受日本一家杂志的采访时说:“西方民主可能并非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2014年,他又在《美国利益》双月刊1—2月号上发文说,美国的“利益集团和游说团体的影响力在增加,这不仅扭曲了民主进程,也侵蚀了政府有效动作的能力”。

三是42岁的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在其《21世纪资本论》中指出:“从2007—2008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被普遍视为是自1929年以来最严重的资本主义危机”,“如今已经是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那些曾经认为将会消失的贫富差距竟然卷土重来,当前贫富分化程度已经逼近甚至超越了历史高点”。

前些年,在国内的一些人中流行这样的观点:马克思主义不灵了,西方的理论、制度、价值观特别是新自由主义才是灵丹妙药。现在,这些人中,有的依然无视国际金融危机的窘境,迷恋于西方模式,但也有一些人开始与西方政要、思想理论界一道进行反思,其中有的学者的反思还相当深刻。当然,我们也清醒地知道,奥巴马、福山等人的反思,是为了改良并维护资本主义制度,并使其万古长青。我们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关注,则是为了更好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二、这次国际金融危机,是典型的全球性的产品生产相对过剩、消费需求相对不足的经济危机

这次国际金融危机,是典型的全球性的产品生产相对过剩、消费需求相对不足的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价值观的危机。当前仍未见底的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源究竟是什么?

各种观点都在解读,如有的认为在于金融家的贪婪,有的认为在于银行监管制度的缺失,有的认为在于比黄金还重要的公众消费信心不足。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认为是美国消费方式和中国汇率与外贸政策的联姻,等等。

其实,马克思早在140多年前的《资本论》中就指出,一切真正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消费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充分证明马克思这一论断的强大生命力,充分说明马克思主义在当今世界不仅依然没有过时,而且远远高明于其它各种学说。这也是在当今世界,在全球范围内,人们重新呼唤马克思的根本原因所在。

现在,马克思上述经典表述,被当代经济学家换成另外的表述方式而风靡世界。如一时间在全球风靡的畅销书《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引用的让·布维耶等人的“只要科学调查仍然不能触及当代社会不同阶层的收入,就没有希望产生有益的经济和社会历史”这一句话。托马斯·皮凯蒂《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所揭示的资本主义基本结构的矛盾:“资本主义的核心矛盾:r>g”,“即私人资本的收益率r,可以在长期显著高于收入和产出增长率g”。平均资本收益率往往有4%—5%,而“对于世界增长前沿的国家而言——没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增长率在长期会超过1%—1.5%,不管采取何种经济政策都是如此”,从而揭示了300多年来资本主义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总趋势等等,这不过都是140多年前马克思所揭示的危机根源的另外一种说法而已,但远不如马克思所揭示的彻底和明快,所开列的解决问题的方子也有着根本性质的不同。马克思的方子是逐步与传统的所有制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而托马斯·皮凯蒂开出的方子却是“向资本收入征足够重的税,把私人资本收益减少到低于增长率”。

托马斯·皮凯蒂让人尊敬,但他无疑仍是资本主义的改良主义者。他所开列的方子,仅仅是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框架内实行改良但决不可能被实施与实现的乌托邦而已。把托马斯误读为马克思,并被一些资本主义原教旨主义者猛烈攻击,实在是冤枉了托马斯·皮凯蒂。但是,对马克思140多年前的关于经济危机原因的结论人们却很少被提及,而对托马斯·皮凯蒂的结论却受到关注,这是世界社会主义仍然处于低潮的反映。这也说明,不少人仍在“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世界”的思维框架内徘徊。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