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正能量 > 地方实践 > 和谐新疆 > 大美新疆 > 

保家卫国 “天山雪莲”建功蓝色军营

——讲述某水警区通信站8名少数民族女兵的成长故事

2014-07-24 天山网





“天山雪莲”建功蓝色军营。

  天山网讯(记者朱凯莉 通讯员高福喜 徐巍 江山摄影报道)军营是一个让很多人心之向往的地方,女兵,更是一个让人敬羡的职业。2011年冬季开始,一批批新疆籍女兵怀揣着梦想走进了中国海军的蓝色方阵。 “八一”前夕,记者走进东海舰队某水警区通信站二中队,聆听8名来自新疆的少数民族女兵讲述她们的成长故事。

  从校门到营门,“雪莲花”圆了“从军梦”

  “亲爱的爸爸,您在那边好吗?您看到了吗?女儿现在已是一名光荣的海军通信女兵了……”2014年春节前夕,中队组织开展了“家书话情送祝福”活动,号召官兵自己动手给家人写信拜年,送上一份特殊的春节“亲情贺礼”。和连里其他战友不同的是,来自新疆阿勒泰的恒巴提·库尔拉斯,满含热泪地给远在天堂的父亲写了一封信。

  替父从军,自古有之。恒巴提的父亲曾是一名边防武警,送女儿参军是父亲多年的愿望,但倔强的她却有一个当医生的梦想,因此,每当父亲提到参军这个话题时,她总会和父亲闹意见。

  2012年的那个夏天,父亲因心脏病突发猝然辞世,怀揣着对父亲的愧疚,她放弃了考大学当医生的梦想,走进了蓝色军营。2013年底,恒巴提因表现突出,被评为优秀士兵。

  新兵买热合巴·木拉提,是一位来自新疆喀什的乌孜别克族姑娘,她的成长离不开曾是军人的姑姑、姑父以及哥哥的影响。“我是在姑姑家长大的,姑姑与姑父特有的军人气质和对子女的军事化教育,让我心生崇拜” 买热合巴说。

  大学毕业后,虽然顺利考取了教师执业资格证书,但买热合巴还是放弃了到家乡学校任教的机会,第一次离开父母、家乡,横跨祖国东西来到上海,当了一名通信女兵。

  面对大家的不理解,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找工作、赚钱,今后有大把的机会,但是当兵不一样,错过了年龄就再也没机会了,如果没有当兵的经历,我的人生将会留下遗憾的。”

  谢依旦·吐尔逊,来自新疆吐鲁番托克逊县,入伍前是一名新疆伊犁师范学院的大二在读生。她性格内向、话不太多、有些腼腆,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道出了自己当兵的缘由,父亲早年下岗、母亲长年生病,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她放弃了大学生活报名参军,如今,考上军校是她的梦想和追求,她将抓住机遇,努力复习功课,争取能够早日圆梦,向更高层次发展。

  从叫苦到吃苦,“娇娇女”踏上“梦之旅”

  新兵库力加娜提·木哈马旦,是一位哈萨克族姑娘,与许多同龄女孩一样,在家也是“娇娇女”。刚从地方大学走进军营时,加娜提对连队一系列的规章制度、严格的训练和紧张的生活难以接受,一度吵着闹着要提前退出现役。

  从加娜提的身上,代理连长赵春伟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赵连长原是该中队一名战士,2012年作为优秀大学生士兵提干。在谈心中,赵连长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让加娜提明白了一个道理:凤凰涅槃要经历烈火焚身的磨练,想要成长,就必须经过痛苦的经历。

  在连队干部和班长骨干的教育引导下,加娜提很快丢掉娇气,在勤学苦练中成长为“铿锵玫瑰”。现在的她,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在连里组织的专业月考中,她也摆脱了“老么”的称号。

  平凡的事迹最动人,身边的典型引领人。从因普通话不标准过不了考核关到斩获海军专业比武第三名、舰队专业比武第一名,从被海军评为“百名追梦好水兵”到保送入学提干,该中队话务分队原分队长胡利利的成长经历让女兵们深受教育,也真切地感受到了“只要脚踏实地,小岗位也有大作为”的道理。

  在中队的许愿墙上,毕业于新疆大学软件工程专业的祖哈力亚·阿布来孜信心满满地写下了自己的梦想:“我相信只要勤于训练,就一定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胜任本职工作,成为一名通信精兵,让老兵们也瞧一瞧,咱们新兵也是好样的!”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这位在家连碗都没洗过的维吾尔族女孩,面对浸满污物的下水道,竟能毫不犹豫地挽起衣袖疏通。

  1993年出生的新兵阿曼古丽·亚森,曾一度是领导心中的“刺头兵”。新兵下连集训的那段时间里,面对单调、枯燥、乏味的规章制度和专业理论知识,每次专业训练,阿曼古丽都能找各种“合理”理由逃避训练。

  对于破罐子破摔的阿曼古丽,指导员汪洋没有放弃,她主动让阿曼古丽搬到了自己的房间,俩人同吃同住同训练,当看到指导员因熬夜陪自己训练而生病住院,阿曼古丽心里特别内疚,也就是从那时起,她下了决心,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提高业务素质,并最终拿到了独立值班的“工号”。

  “受传统‘男孩穷养、姑娘富养’的观念影响,女兵们受到的溺爱更多。”该通信站教导员张醒狮告诉记者,“置身军营这座大熔炉,‘娇娇女’们褪去了娇骄之气,她们正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恪尽职守、谱写青春,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助托‘强军梦’的实现。”

  把机台当舞台,“雪莲花”绽放“蓝军营”

  依米怒尔·买买提艾力在参观完连队荣誉室后,她心中荡起了涟漪,一幅幅金光闪闪的奖牌、一个个触及心灵的故事,彻底颠覆了她原本打算平平淡淡混两年的想法,一身心投入到日常专业训练中。正如她在日记中写道:“我不要做一沾水就锈迹斑斑的铁,我要做一块风雨不蚀的钢。”

  新兵专业集训期间,这位来自天山的“雪莲花”不断给自己“开小灶”。传输专业有两兆头焊制的项目,规定必须在3分钟内完成,两兆线要焊制牢固不能脱落。

  对于从小到大连针线活都没干过的她,要精确焊接线路着实给她出了一道难题。刚开始焊接时,她拿电烙铁的手都是颤抖的,以至于焊锡丝无法焊到一毫米长的接孔中,经过几次努力都以失败告终。连长见她没干过这活,便要给她调到相对轻松点的传真专业。

  没想到,第2天在战友踏入训练室的时候,发现训练室内烟雾弥漫,有一股刺鼻的气味。走近一看,她正呈半蹲式拿着电烙铁焊两兆头,身边放着焊好的两兆头,训练室的烟正是电烙铁长时间碰触焊锡丝造成的。看到战友,她站起身高兴地笑笑说:“看,我刚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的,怎么样?”此时,桌上的秒表定格在2分15秒。两个月后,依米怒尔顺利通过传输专业全部考核,正式坐在了值勤的机台上。

  “用声音微笑,用心灵说话。”这是通信站女兵的“必修课”,微笑成为通信站最美丽的名片。作为一名通信兵,为了把甜美的声音、热情的服务传递给用户,她们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辛,有时甚至还要忍受委屈的泪水。

  上等兵吐娜娜·吐洪江,在一次处理上级调度业务时,由于信号不好,没有听清对方喊话,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批了一顿。吐娜娜强忍委屈,一边抹泪,一边处理业务……虽然对方知道情况后,专门向她道歉了,但爱较真的吐娜娜并不这么认为,她常常以此告诫自己,要是自己的专业水平再高些、处理业务再熟些,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正是在这种自我加压下,在当兵的2年时间里,吐娜娜的值班记录上再也没有出现过“不满意”和“较满意”,取而代之的是象征“非常满意”的笑脸。

(责任编辑:何锐)

分享到:
  • 欢迎,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学习网首页
思想理论
资    政
学习中国
党史党建
企业天地
科学技术
海外风采
综合专题
理论百科
干部论坛